Monday, June 26, 2017

楚留香新傳之借屍還魂

這個故事滿弱的,跟鐵血傳奇完全不能比。借屍還魂的前因後果很好猜。中原一點紅所隸屬的殺手組織,鐵血傳奇鋪梗鋪了好久,在這個故事裡一下子就破梗了,雷聲大雨點小,而且還很好猜。只是古龍很喜歡在最後放一記回馬槍——例如畫眉鳥是否中了石觀音的毒、例如薛笑人是否為哥哥薛衣人頂缸,古龍交代得不清不楚。

我沒猜到的是名醫張簡齋也是借屍還魂計畫的共犯。原本還以為他跟戰神小張(張無忌)一樣,號稱名醫但是活人死人傻傻分不清楚.....

Thursday, June 15, 2017

楚留香傳奇之吐槽點

今天和Gianluca聊古龍的楚留香原著小說的兩大吐槽點——我當年看了血海飄香、大沙漠、畫眉鳥三集,合稱鐵血傳奇。

鐵血傳奇中最厲害的毒藥是神水宮出產的天一神水,整個故事也是從天一神水失竊開始。書中說天一神水最可怕之處乃是其無色無嗅無味,使人無法察覺。一滴天一神水的重量等於三百桶水,人飲之立即血脈爆裂而死(南宮靈表示)。

我:當年我看到這裡時,心想:等等,一滴天一神水等於三百桶水的重量,那一舉杯子就感覺得到啊!
Gianluca:那杯子也要能夠承受這麼大的壓力吧!三百桶水是多重?
我:假設一桶水二十公斤....
Gianluca:那一滴神水就是六十公噸.....
我:哇噻這個密度該不會跟中子星一樣吧?!這樣一滴神水大概是MicroBooNE的一半重耶!要不要用神水來當neutrino detectors啊?
Gianluca:雖然說神水是透明的,不過它對自己的scintillation light也是透明的嗎?這一點最重要!
.....
Gianluca:所以神水要怎麼攜帶啊?
我:書中人都是拿一小瓶,大概幾十滴吧?
Gianluca:那還是很重啊!
我:呃....他們有武功,所以可以的。

我想喝了神水的人死因大概是胃穿孔而造成的大量內出血吧!

另一個吐槽點是楚留香與水母陰姬的決戰。楚留香的鼻子不靈——書中沒寫清楚是只有聞不到味道,還是連呼吸都不行——因此練了一門功夫用皮膚呼吸。

我:我每次看到這一段,都覺得楚留香是一隻黏搭搭的青蛙,想到就覺得有點噁心。
Gianluca:我以為你要說他用肛門呼吸....
我:最後他和水母陰姬的決戰在湖裡。水母陰姬武功高很多,但是她需要出水面換氣,不然就會沒力。楚留香用皮膚呼吸所以沒差,他利用這一點,上前抱住陰姬親她的嘴讓她無法換氣,才擊敗了陰姬。
Gianluca:..... What's the problem with the author?
Gianluca:I cannot suspend the disbelief for that long...


Sunday, December 18, 2016

A Winder Day in London

Broke my record for museums.
9:30am: set off, passed by Pret for breakfast
9:48am: left Pret
10:15am: arrived the British Museum (by walk)
1:30pm: had lunch
2:00pm: resumed my journey
5:33pm: kicked off from the museum. no rest in the museum except the half an hour lunch.
5:40pm: Coco bubble tea shop
6:00pm: on the bus back to the hotel
6:20pm: left the hotel
6:30pm: had dinner at Barbican Centra
6:40pm: purchased a ticket for the concert from London Symphony Orchestra
7:00pm: concert

Wednesday, December 14, 2016

Political Conversations

Coffee breaks during NuPhys...

Stefan: (speaking of his appreciation of iPhone) Ah, I am showing iPhone again...
Me: You better buy iPhones before Trump moves the manufacture back to the US....

Me: Where is Manchester?
Stefan: It's in the north of England, but in the central of the UK.
Me: ....when Scottland is still with the UK....

I am with politic minds these days....

Tuesday, November 22, 2016

與保守派論戰同性婚姻

我的朋友中反對同性婚姻的是少數。一時好奇之下看了反對同性婚姻的論點,原來他們認為「婚姻」這個名詞只能適用於「傳統價值」的婚姻;他們支持同性伴侶可以立法締結伴侶關係,其內容可以與法律上的婚姻關係無異,但是反對同性伴侶使用「婚姻」這個詞彙。

我實在很好奇他們眼中「傳統價值」的婚姻是什麼;因為「傳統」本身就是很模糊籠統的概念。「傳統價值」的婚姻到底是哪個地方的傳統?哪個時代的傳統?一百年前?一千年前?五萬年前?我目前沒有得到清楚的解答。有個學弟說可以是制憲那個時代的傳統,或是孔子時代的傳統。那我的問題是孔子時代有媵妾制度,請問你支持媵妾制度嗎?匈奴的傳統是子烝繼母,請問這算不算傳統價值? 基本上我是不期待能改變反對方的想法啦,可是反對方對於自己堅持的價值講得不清不楚,實在很難繼續討論下去啊。

根據反對方的論點,我提議把「傳統價值」的婚姻稱之為「神聖的婚姻」,然後在「傳統價值」之外的婚姻稱之為「婚姻」。傳統價值是什麼隨便你定,反正我完全不在乎也不認為婚姻是神聖的。這個提議學弟說他會考慮。(我剛想出這個提議時覺得很有創意,不過跟米國同事聊了一下才發現他完全對這個提議不意外。The difference between this proposal and the law of civil partners is that the proposal makes an inclusive definition of marriage, which is relevant.)

嚴格來講,「神聖的婚姻」與「婚姻」的區別並沒有解決歧視同性婚的問題,而且對於同性戀基督教徒並不公平。我的提議只是想反映出對我而言,堅持「傳統價值」的婚姻有多荒謬,但是對他們而言,這就是他們想要的。

Friday, July 1, 2016

早朝

今天的APE (Astrophysics and Exotic Physics) meeting讓我腦中浮現出連續劇的畫面:皇帝早朝朝臣一片祥(ㄔㄣˊ)和(ㄇㄛˋ),皇帝說:
有事出班啟奏,無事捲簾退朝。

不過我是那個皇帝.......囧r2

梁羽生小說(一)

梁羽生的小說在我心中一直有個特別的位置:他寫狂俠名士入木三分,簡直就是世說新語武俠版。而且梁老筆下的女性角色很精彩、有主體性,放到今天也毫不落伍(甚至還超前一大段)。所以即使小說結構鬆散,老梗超多,很多民族主義和迂腐觀念,我還是三不五時(尤其是坐飛機時)會拿出來亂翻一下。

前陣子隨便翻了一下冰河洗劍錄——金世遺徒弟江海天的故事。感想只有一句:江海天他藥檢沒過......

(江海天的超高功力是吃了天心石而來)



既然說到梁羽生,就要提一下我最愛的角色張丹楓啦!我覺得龔自珍寫給黃蓉石(不是黃蓉)的詩完全就是形容張丹楓啊:
不是逢人苦譽君,亦狂亦俠亦溫文。照人膽似秦時月,送我情如嶺上雲。

梁羽生自己的形容是「亦狂亦俠真名士,能歌能哭邁俗流」。

有人說張丹楓的原型是納蘭容若;我覺得不像。納蘭容若是走憂鬱小生路線,張丹楓比較開朗。

另外梁羽生的詩詞功力很深厚,他的小說回目和書中的詩詞都寫得很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