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unday, June 5, 2016

Lake Tahoe Day 1 - May 28th 2016


五月底Memorial Day的長週末,決定去Lake Tahoe走走。由於Gianluca和我平時都很忙沒有提早規劃、出遊前一兩個禮拜才上網看住宿費用,因此經濟實惠的選擇不多;超貴的South Lake Tahoe基本上是不考慮了。而Gianluca說網路上對於腳踏車道和健行步道的評價是North Lake Tahoe比較好,因此我們決定住北岸,也決定試試看Airbnb。

最後選了東北岸的Incline Village。一開始Gianluca在他的Airbnb帳號放了張喝啤酒的照片,結果被兩位房東發好人卡;我建議他換一張比較像乖孩子的照片,而他決定走愛米國路線,放了張背後有米國國旗的照片,然後就順利被第三間房東接受了。

星期六早上,Gianluca的飛機十點到舊金山;而我前一天還在趕review slide deadline,當天早上收行李時才發現自己漏東漏西因此晚了半小時才到。我們先「路過」位在Berkerly的85度C(Gianluca的加州御用行程)吃早午餐,也喝足了奶茶,這才前往Incline Village。沿路有些路段塞車,不過終於在下午五點到達村子裡。

Incline Village很像溪頭度假村,是個在山南水北的小村落。我們從沿湖公路開進去,錯過了該左轉的路口,反而在下一個路口看到謎樣生物——開得稍近一點就看到是一隻小熊!和我們錯車的一車遊客也特別叫我們去看。這隻小熊徘徊在兩戶人家門口;其中一家屋裡的狗一直狂吠。看完小熊,回轉不到二十公尺,就到達我們的宿處了。

房東John和Rhonda是一對非常友善的米國老夫妻,他們在Incline Village已經住二十一年了,給了我們不少建議。聽到我們在附近看到小熊之後,他們說在這條街上熊出沒是很罕見的,一邊通知鄰居,一邊告訴我們不要擋在小熊和母熊之間就沒什麼問題;另外,也告訴我們有食物味道的東西——不管是食物還是垃圾——都要冰在冰箱裡。John跟我們開玩笑說,如果我們需要武裝,他只有弓箭可以借我們。另外,房東夫妻有一張表列出他們房客的國籍,Gianluca是他們第一位義大利房客,而之前已經有過台灣房客了(加州不意外)。

我們趁太陽下山前到附近走走。可惜的是,Incline Village的湖畔全都是好野人的別墅和私人沙灘。本來希望走遠點看看能不能有地方可以看湖景,沒想到走到村口了都還在別墅區,只能悵然而返,回到住處開車到村中心吃晚餐。晚餐吃的是tapas,很特別不過份量很少也有點貴。

飯罷回到住處開始研究次日的路線。AAA的旅遊手冊和我們房東都建議開車環湖,看到漂亮的景點就下來走。而Gianluca想去北邊的Mt. Rose看看;在Incline Village和Mt. Rose之間有個叫Meadow Trail的步道,屬於Tahoe Rim Trail的一部分,不過旅遊手冊上的難易度是easy,適合我們兩個廢柴。於是我們決定早上去北邊看山,下午去南邊看湖。Gianluca還說到Mt. Rose讓他想到義大利的Monte Rosa,那是阿爾卑斯山的第二高峰,離他的家鄉Turino很近,與我去過的La Thuile滑雪研討會粒子物理研討會也不遠。好奇之下我咕狗了Monte Rosa,發現這座高峰屬於瑞士而不是義大利——

"Cheater! They told me it belonged to Italy!" Gianluca complained.
"Well, I was told the highest mountain in my country was Everest." I replied.
".... you win."

No comments :